Logo With Text

 社区音乐备忘录

 
 
 

Matthew Shepard/Laramie, WY

1998年10月7日中午12点左右,在怀俄明东南部城市拉勒米,Matt Shepard被捆绑和毒打,因为他是同性恋。18小时后,一个骑自行车经过的人看到他的尸体,报了警。5天后他死于科罗拉多Poudre Valley Hospital医院。

这个18小时的双声道录音收录于事发的同一个地点,同一天中的同一时间,为了纪念Matt尸体被发现的这天,就像他可以听见这些声音一样。

这个录音设备是用一个自制的双声道磁头,3Dio硅胶耳朵以及DPA 4061麦克风组成,音频通过老式Sony TC-D5和Sony EF型号1盒式磁带录制。推荐聆听时用舒适的罩耳式耳机,因为音频非常安静,双声道声像的正常重放也需要通过耳机进行。
电平设定:音景非常安静。总的来说,我们推荐设定电平的时候,在磁带噪音可接受的水平里,电平再调低一到两档。

 所有音频均收录于2016年10月7日,于怀俄明州拉勒米。

 

 【双声道录音 – 需要使用耳机。为还原现场录制时的音量水平,建议调节音量,降低录音噪音,再把音量调低一到两档。】

 

 我们非常高兴终于发布这个项目,为此我们筹备了至少5年。今年终于成为现实,不早不晚。

 

项目收益的50%将捐给Matthew Shepard Foundation基金会。购买录音之后,你将于24小时之内收到捐助收据的副本。

 

背景
在高中的时候,Matt比我高一级,尽管我不像我的其他朋友一样,和他关系那么近,当我听到他去世的消息的时候,仍然感到非常震惊。当时我在英国念大学,那里没有什么公开的媒体报道,所以我也未曾感受到他的死在美国引起了怎样的轰动。这之后几年,我一直关注Matthew Shepard Foundation基金会,见证着它发展成为今天这样一个令人惊叹且有意义的组织。


2011年,我有幸参与到‘Matt Shepard是我的朋友(Matt Shepard Is A Friend Of Mine)’电影的制作中,电影导演是我的朋友Michele Josue,也是Matt的一个好朋友。当时我觉得我终于有机会亲身看见听见那些天发生了什么,也通过Matt的朋友和父母进一步了解他。其中Dennis Shepard在法庭上的一段话让我和其他人都非常感动:

 

“By the end of the beating, his body was just trying to survive. You left him out there by himself, but he wasn’t alone. There were his lifelong friends with him – friends that he had grown up with. You’re probably wondering who these friends were. First he had the beautiful night sky with the same stars and moon that we used to look at through a telescope. Then, he had the daylight and the sun to shine on him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ool, wonderful autumn day in Wyoming. His last day alive in Wyoming.  His last day alive in the state that he always proudly called home. And through it all he was breathing in for the last time the smell of Wyoming sagebrush and the scent of pine trees from the snowy range. He heard the wind- the ever-present Wyoming wind- for the last time. He had one more friend with him. One he grew to know through his time in Sunday school and as an acolyte at St. Mark’s in Casper as well as through his visits to St. Matthew’s in Laramie. He had God.

I feel better knowing he wasn’t alone.”


殴打到最后,他的身体只是在挣扎着活下去。你把他一个人丢在那儿,但他不是一个人。他毕生的朋友也在那里 – 和他一起长大的朋友。你可能会想,这些朋友是谁。是迷人的夜空,闪烁的和我们小时候从望远镜里看到的一样的星星和月亮。是在怀俄明又一个凉爽美好的秋日,再一次洒在他身上的日光。这是他在怀俄明生命的最后一天。在他称作是家的地方的最后一天。是他最后一次呼吸的充满怀俄明蒿树和雪松味道的空气。是最后一次听见的怀俄明无时不刻的风声。还有一个朋友。是他上周日学校、在卡斯珀St. Mark任教士助理,还有拜访拉勒米St. Matthew时认识的朋友 – 上帝。想到他当时不是一个人,我内心稍微宽慰了一点。


对我来说,这段文字十分精准地描述了我当时第一次到达的土地,Matt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有一天晚上,我们抬头看着天上的流星,当时我知道我需要这份记录。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把我了解的、经历的以及感受到的关于Matt的一切糅合放在这收录的声音里。这是我可以做到的最基本也是最完整的情感表达的方式。


5年后,2016年10月7日 – 他的第18个忌日 – 我回到他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收录了Matt在怀俄明最后一天的声音。那天的怀俄明就像Dennis所描述的那样,尽管温度要低很多。我看见太阳和星星在他身后升起;我感受到寒冷的十月,怀俄明刺骨的寒风;我扯下几片蒿树叶,在手中闻到苦涩的味道;我看见太阳正对着他的双眼。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我属于当时脚下的那片土地。感受这些,就是感受Matt。


Matt的身体被暴露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此之久,只有一件衬衫遮住他的背,令人无法置信。在清醒的时候感受这种痛楚已经是对我韧性的考验了,唯有这周围的怡人景色能给我一点慰藉。他的坚韧精神也通过他爱的人 – Matthew Shepard Foundation基金会以及很多的其他组织的共同努力持续传递着,协力‘抹去仇恨’,争取LGBT群体的平等权利。


这些录音记录的是一种结束的开始。仇恨的结束。偏见的结束。冷酷无情的暴力的结束。Matt的死催化了已经发生以及将要发生的改变。但是事实是,这并不是发生的唯一一个悲剧,当代社会这样的暴力时有发生,也意味着我们需要勇敢地去做更多的事情,实现比个人更大的意义。这种结束从我们开始。


录音音频
今年年初,我联系了Michele,希望她能帮我牵线搭桥,和基金会相关人士联系,共同实现我想做的事情。她帮我联系了Jason Marsden,Matthew Shepard Foundation基金会的执行总监,通过他我联系上了当地警长,给了我关于土地持有者的信息。我找不到这个土地持有人的电子邮件地址,所以我给他写了封信。是的,一封手写信!从中国平邮寄出,要很久的时间,但是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一个月后,当我收到邮件同意我在他的土地上录音,我高兴极了。这个录音的计划终于能落地了。


我又重看了一次这个电影,因为我记得有些场景就是在Matt尸体的发现地实地拍摄的。我在网上查找,找到关于这个地点更多的图片。通过岩石和植被的形状,我在谷歌地图上找到了尸体发现地的确切位置。


我很幸运的买到一个1978年原版Sony TC-D5,保养情况还非常好,做了一些测试录音之后,我知道这个设备从便携性以及声音质量上来说都将适合这次录音工作。考虑到声音的类型,从一开始,我就决定使用模拟录音带,这样每隔28分钟左右更换录音带的操作可以让我录音全程一直保持清醒。也因为这样,我在这18小时的录音里,体会到了Dennis在法庭说那段话里的每一个微妙细节。


10月5日,我打包行李,从上海飞长途到怀俄明。最后从丹佛到拉勒米的跋涉很艰辛,所幸的是到拉勒米之后,入住了一个舒服的酒店。


第二天,我去见了警长Dave O’Malley,在他的办公室和他打了招呼,之后我去买了些日用品和食物,为之后的录音做准备。天气预报说7号天气晴朗,所以那几天天气看上去已经不错了。太阳落山之前,我在录音地点铺好我的100米的缆绳,回到酒店休息,为漫长的第二天录音工作做准备。


半夜12点,我把录音磁头放在能根据图片在实地找到的录音位置,后离开。当时天很冷。周围很安静。我的瞳孔适应了环境的黑暗之后,眼前的星星看起来像在夜空中冻住的雪花。日出洒下的光线反射出车身表面还有地面结的一层霜。我被冻得很厉害,急需阳光暖和一下身体。那天早晨之后刮起了风,直到录音工作结束一直没停。偶尔在旁边的树上可以听到鸟叫,还可以看到路过的野鹿在这里觅食。Matt死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怀俄明的日落。他最后能看到这番景象,我也感到欣慰。


回来之后,在做后期制作的时候,我又把完整的录音听了两次,仍然和我录音时候一样,有着谦恭的心情。我也邀请你来听其中的一个,几个或者听完所有的录音,以纪念Matt,以及那些因为忠于真实的自己而挣扎痛苦的人们。
抹去仇恨。继续聆听。​